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2020九龙心水码 >

资深出版人罗小卫:中国图书“走出去”要先学会“自娱

图为罗小卫在故城说?重庆(第一季)先导片拍摄现场。 吴晓东 摄

  中新网重庆11月4日电 (钟旖 赵霄宇)在中国出版界,渝版市场畅销书是一匹“黑马”。《心理罪》《平行宇宙》《冰与火之歌》《三体》《藏地密码》《女心理师》等书籍,销售量达几十万册甚至百万册,并成为长销产品。回顾重庆出版异军突起的背后,资深出版人、重庆出版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罗小卫4日在接受“见证?助推?贡献”故城说?重庆(第一季)年度活动专访时表示,践行中国图书“走出去”,首先要做到“自娱自乐”。

  2003年,48岁的罗小卫到重庆出版社担任社长、党组书记。他一面继承发扬老一辈重庆出版人事业,宣传红岩精神、传播红色文化,传承巴渝文化、宣传抗战文化,一面与时俱进,加强市场大众类图书的出版,以满足广大读者多方面需求。

【编辑:陈海峰】

  “出版界满足大众多样化阅读需求,提供充分的书籍供给,是推动全民阅读的重要一步。”谈及“全民阅读”,罗小卫表示,就目前形势而言,新媒体、新技术已拓宽了民众接触阅读信息的形式和途径,电子书和碎片化阅读也不失为全民阅读的一种方式。

  互动互融,在于优势资源的相互借用。新媒体时代,数字出版商正大规模地把传统出版的优质内容海量地数字化。同时,数字出版平台以其互动性强等优势,在短时期内造就一些网络优秀畅销作品,相比传统出版的策划、约稿、审读、编校、付印、发行、物流等周期要短得多,可迅速地通过市场检验一个作品的优劣。“我们亦可让这些经过网络市场检验的优秀畅销作品‘落地’纸上,危险!柳州一小区有老鼠疯狂打洞 地面都被挖塌陷-广西,海量发行。”罗小卫说。(完)

  罗小卫认为,文化“走出去”还要“扬长避短”,充分发挥自身文化优势。以重庆为例,重庆既是中国抗战时期的大后方,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远东指挥中心,地方可结合“抗战文化”和“世界反法西斯战争”元素,推出系列著作,以“文化共性”提升国际影响力。

  罗小卫认为,传统出版和数字出版的未来,必然是一个并存、互融的结局。传统出版向数字化出版时代的转型,不是数字化出版代替纸质出版,而是形式上的相互转换,相互借用,形成合力。

  2003年非典疫情肆虐,重庆出版社的编辑团队冒着感染危险,找医生编写了《预防非典百姓手册》,发行30多万册,荣获国家图书别奖;2007年重庆直辖十周年前夕,重庆出版社和报告文学家何建明共同策划了《忠诚与背叛》一书,作为小说《红岩》补充和完善,发行30多万册;《中国抗战大后方历史文化丛书》《大足石刻全集》等一批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重大出版工程,相继启动并推出新成果……自此,出版了多部市场畅销书的重庆出版集团,在弥补短板同时,知名度不断提升。

 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,重庆出版集团前身??重庆出版社出版了不少历史书籍、课辅教材、科学学术著作。影响较大的有:世界反法西斯文学书系等三大书系,历时六年,耗资300多万元,出版共94卷、5600万文字;面向全国中学师生的同步教辅读物《中学文理科学习指导丛书》累计销售4亿多册;出版后即成为学习研究国外马克思主义必读书的《国外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研究丛书》等等。

  一个单体出版社,通过内涵裂变式发展成为一个多业态的大型文化传媒集团,罗小卫引领和见证了重庆出版集团的十年巨变。

  出版畅销书籍、面向国际传播,有何重要秘诀?罗小卫认为,首先要做到“自娱自乐”,先做好自己的事。简而言之,自己出版的图书自己都不爱看,怎么去强求外国人看呢?罗小卫举例,《狼图腾》在中国是一本畅销书,所以很多外国出版社才会引进它的版权。当然,国内出版界引进国外图书时,也要看书籍的各项技术指标。

  其次要做好“售前服务”,即自我包装、自我推销。罗小卫以外版图书被大量引进中国分析,受追捧的图书除了内容吸引人,背后还有对作者和图书做包装、宣传、推销的团队,最大程度地为中国人查询书籍情况和购买版权提供便利。

  “故城说?重庆”品牌活动由中国新闻社重庆分社联合时光里独立书店共同主办,是以文史为根脉,助推重庆与世界对话与交流合作的国际传播活动。